当前位置: 首页 > 女春药 > 男子砸死流浪漢騙保制造車輛自燃現場圖蒙汗药

男子砸死流浪漢騙保制造車輛自燃現場圖蒙汗药


/ 2015-07-30

  牛廣俊,44歲,江蘇徐州人。牛廣俊晚年開電焊鋪,還賣過自行車。2010年,牛廣俊注冊了一家公司,銷售空氣能熱水器。因行情不景氣,牛廣俊借了不少外債想渡過難關。但事與願違,公司仍是虧損連連,就不斷在外面借錢周轉。誰知洞穴越來越大,牛廣俊也隻能拆東牆補西牆,借這家還那家。

  當牛廣俊的家人趕到現場辨認的時候已是薄暮。雖然車內的人已被燒得嚴重炭化,但其兒子發現車內找到的金屬腰帶頭和手機恰是牛廣俊平時所用。牛廣俊的老婆也暗示,牛廣俊已經好幾天沒回過家。

  迷霧重重

  燒焦的面包車

  通過進一步的DNA比對,警方發現死者和牛廣俊兒子的DNA並不婚配。對牛廣俊的社會關系調查也有了严重發現:牛廣俊因做生意欠下60多萬元外債。事發半年前,牛廣俊從數家保險公司多次購買了近200萬元的人身不测保險。

  2013年10月份,牛廣俊就在徐州兩家保險公司購買了保額60余萬元的人身不测險。

  成心騙保

  2011年,公司實在干不下去了,牛廣俊把公司轉讓給了別人,平時干些電焊工、油漆工过活。但欠下的幾十萬元的債務讓他如芒在背。

  警方連夜把尸體送去尸檢,期待檢查結果再作進一步判斷。

  2014年5月初,牛廣俊就開車到處溜達尋找加害對象,購買易燃品,做好犯罪前的准備。

  牛廣俊合計本人買的保險,投保人灭亡才能獲得最大受益。他本人當然不想死,就揣摩出一個毒計—讓一個體貌特征类似的人死在本人車裡。

  惡念终身,再也揮之不去。也許遭到小說影響,牛廣俊最先想到了“蒙汗藥”。他在網上搜刮幾個賣迷藥的,打電話咨詢,對方隻說價格幾百塊,具體感化沒說清晰。牛廣俊覺得對方賣得太廉价,不必然可托。

  王某和幾個大膽的村民順著斜坡來到橋下,想接近點看個事实。他們發現整個車體已經被燒得隻剩下了慘白的外殼,車內焦黑一片。有眼尖的發現主駕上仿佛靠著一個黑乎乎的人形。“有!”不知誰喊了一嗓子,大师呼啦往撤退退却。王某慌忙掏出手機報了警。

  一個的事實逐漸浮出水面:牛廣俊可能殺人騙保!可死者又是誰?又怎麼死在了牛廣俊車裡?當務之急是找到牛廣俊!

  2014年過春節前,債主們上門催債。牛廣俊有家不敢回,就想到了騙保。他一邊繼續購買保險,一邊揣摩若何能把這些錢騙出來。

  難道是牛廣俊不小心把車開到了橋下導致車輛自燃?這個设法馬上出現在了現場勘察警員的腦海。可如果自燃的話,車輛的油箱一般會被燒壞。現場車輛的油箱仍然无缺,這又怎麼解釋?

  尸檢結果很快出來了。具有兩個疑點。一是從尸體腦后發現了死者留有六七厘米的長發。由於死者腦袋靠在駕駛座上,腦后的頭發沒有燃燒完全。和死者家屬溝通得知,牛廣俊平時沒有蓄發的習慣。二是死者頭上出現多處骨折裂紋。事發的旱橋隻有1米多高,橋上墜落的話,不會出現這麼多頭部骨折痕跡。

  根據車牌號,警方當天就確定了車輛所有人—徐州市銅山縣居民牛廣俊。

  通過近一個月的走訪調查,2014年6月2日,牛廣俊在新疆烏蘇市被警方抓獲歸案。

  出於猎奇,王某趕忙趕到事發地點。到了村口,王某看到幾名村民正站在橋上對著下面指指點點,陣陣刺鼻的焦?味隨風飄來。

  2014年5月8日一早,江蘇省徐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徐庄鎮趙集村的村民王某在刷QQ空間的時候,發現其老友上傳了幾張奇异的圖片。照片上,一輛面包車側翻在本村村口的旱橋下面,被燒得涣然一新。

  原標題:须眉砸死流离漢騙保 制造車輛自燃現場(圖)

  被燒毀的面包車

  2013年9月的一天半夜,牛廣俊來到徐州市銅山區一家牛肉館吃飯。旁桌幾個人的閑談惹起了他的留意。“有人把本人的車燒了,胳膊也燒傷了,假裝变乱來騙保險。”“錢那麼好騙?我有機會也試試。”說者無意,聽者有心,牛廣俊當時就把這件事記了下來。

  2014年4月底,牛廣俊給一個當醫生的伴侣打電話,問他醫院有沒有一種麻藥一下能把人迷倒的。伴侣告誡他,這些東西都別想,都是禁銷品。牛廣俊這才放棄了用迷藥的设法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